张家界网上炒股

7z小说网 >> 玄幻魔法 >> 十代掌门(书号:39546

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浪得虚名

作者:阿布有糖
    “这是之前的欠款。”将六十枚三阶堆在楚弈鸣面前,江枫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可不想再重蹈萧明真一事上的覆辙,因为某些原因失却一个朋友,欠账不还这种“优秀”品质,还是不要坚持太久的好。

    “发达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赚了一笔快钱。”江枫眼前浮现出金主慕晴川略有单薄的身影,思忖着手中剩下的三百九十枚三阶,应该还能够承受一定的风险,随口便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没有利息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笑了,我最近确实需要一笔灵石周转。”楚弈鸣没和江枫客套,信手收了灵石,“那桩生意自从上次停顿了之后,一直没有再开,故此,在没有额外收入的情况下,府内的开支,相对而言便显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闻你去见了上官霸霜。”这个消息还是楚弈鸣故意吐露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,有了姻亲这层关系,我已经和他挑明了。”楚弈鸣站起身来,在仅有两人的书房内踱了数步,“还算顺利,情况已经明朗,我负责提供灵地,而他负责构建传送阵。但其他环节上都有谁,便不是我和他能够知晓的了。当然,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突破口,比如在上官秀棋嫁给我这件事情上,居间的中人白世铎便是值得怀疑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白世铎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你的岳父。”楚弈鸣坏笑道,他自然知道江枫是在背黑锅。

    嗨!江枫长叹一声,两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知道多了,恐怕也不是件好事。”心中有太多秘密的江枫,觉得这事情再深入探究下去,恐怕过于危险,白世铎无论是过去,还是现在,在力宗宗内的地位都不低,倘若他真的与此事有所关联,那么就此深挖下去,无论对于楚弈鸣,还是上官霸霜,都无法承受来自对方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眼下更重要的是,强化你们二人在其中的作用,不被随意当作弃子,并在可能的情况下,拿取更多的份额。比如,至少从上官霸霜的角度,他可以强调灵地的必要性,让你这一环,变得不可或缺。而与你而言,则需要择机强调使用灵地,要专业的人方能保证安全,而由此变相提醒他们,上官霸霜不可替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懂。所以,我和上官霸霜约定,只需要探知到转运环节是由谁来经手便可,他曾经尝试过,但并未有什么发现,对方也小心得很。另者,我怀疑,白世铎之所以让我和上官家结亲,也是考虑绑定我们,避免出现纰漏的需要,他或许也一样需要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安全感……江枫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,意识到白世铎之上,可能还有更高层次的,他也不知晓的存在,故此才需要行此下策,将他知道的环节尽数绑定在一处,以谋取安全上的保障。他忽然想起尹都,此獠背后的人,他便看不分明,而他应是违禁法宝售卖环节的经手人,或许以他作为突破口,也可以一窥迷团,但也可能会立即招致危险,此举还需要从长计议,话说自打从禅心城归来,尹都就一直没有出现,想来他交给自己的完整版符宝“清风无影”时,曾经约定要自己兑现承诺,如今倒是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事有反常必有妖。或许此时并不是主动撩拨的良机。

    对于楚弈鸣的冒险举动,江枫也给不出合适的建议,便和他提及方金禄涉事被拘一案,楚弈鸣未有半点犹豫,让江枫在府内安歇,匆匆出了门,直奔城主府周旋。楚家和城主丁若迁还是有些交情的,而丁若迁是将方家之事呈报上去的经手人,想必知道如何化解此事。

    待到日头偏西,楚弈鸣便带回了私下和解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方家在真武城的所有产业,都需要以市价的一成价格卖给李家。并且,方家必须离开真武城,从此不做此间的任何生意。”

    想必这李家便是幕后操作此事之人,江枫事前已经坦言,自己只要救得方金禄性命即可,故此,楚弈鸣一得到这个言和的条件,便派人赶奔东极城,询问方家家主,一旦他允诺此事,方金禄自会重获自由。

    想来天下乌鸦一般黑,这方家经历此种变故,估计也是家道中落,一蹶不振,好在对方也没赶尽杀绝的意思,只需退出真武城即可。只是在此间经营多年的信誉和关系网,倒是要重头再来了。

    江枫知道此事还需要些时间方能有结果,便在楚府过了一夜,次日清晨回转道馆,英歌和三名徒弟前日已经在真武城逛了一天,正在道馆内安歇,江枫独自唤了英歌,令其与自己一同前往灵笼商会。上次被秋南嘉扣押的经历,让江枫觉得还是带一名修士同行为好,以英歌地级二重的实力,虽不足以让对方忌惮,但真要动起手来,有一名同阶在旁辅助,弄出点大动静引发力宗修士的注意,应该足矣。

    “你说可能要动手?”英歌眼里全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但万万不能先动手。”

    江枫忽然觉得带上他可能是个错误,在“千幻境”中枯等流波帝皇千年,一朝脱困,这英歌简直如脱缰野驴般,动起手来戾气满满,真应该找本静心的经书要他来念,昨日听闻,要不是因为江云奇拉着英歌,他一早便直奔真武城的斗技场了,要是在此间惹出什么事来,还真不好收拾。

    你以为我真的是许福宁的真传弟子,一点也不怕惹事么?江枫心中有苦却说不出,只能说些“并非拳头大就是硬道理”的歪理邪说,暂时安抚英歌,甚至换了个角度,告诫他地级二重,在这力宗也只是个虾米,切莫自傲之类云云。

    要是能想办法将这黑小子骗进宗门就好了,这样便可以用宗门的条条框框约束他,不过这身戾气难以自控的模样,引他入宗未必是件好事。江枫心中轻叹,放弃了这可能会招惹是非的想法,偶然路过店铺“黑驴张”,向内瞥了一眼,放出神识感知,发现只有几名小厮在,便弃了进去一探的想法,直奔“和气居”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力宗,巨阙城。一切都仍是粗糙的模样。

    从海边一路挖掘,深入到这片内陆谷地,共有四十里之遥,动用了四十五名筑造修士,用了整整十天,才拓展出一条宽近一里的运河,在运河的末端,除却有一条水量不算充沛的溪流注入之外,便只有一处人迹不多的小镇。

    其实建设的速度原本可以更快,比如风师叔和清师叔联手,一日之内便可促成此水路的通畅。但实则不然,两人倘若施法,很难保证这里的地脉不被破坏,那会导致沿岸经常坍塌,影响航运。如今,筑造修士已然离场,近三千名凡俗正在水道两旁,做着各类清理加固的工作,两个月后,此处便将成为力宗西南各城物资出海,转运的唯一通道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均有赖于之前战争的结果,以及风师叔和清师叔锐意改革的决心。巨阙城城港一体,便于减少对西南三宗既有商路的依赖,毕竟所有之前在三宗的驻军,均因为之前夜樊国和赤龙门插手的缘故,回撤宗内,力宗在此间的控制力,大大削弱。

    另者,集中转运物资,有利于商税的统筹,进而提振宗门收入,虽然宗内的各项事务并不受制于此,但多一分总是好的,毕竟支出在快速增长,譬如,龙骧军的投入,相比之前赤鸾军和飞熊军的总投入,整整多了五成。

    余小曼是体会不到这一点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余家派驻到这里的“生意人”,她的任务是要在二十五家店铺地皮之中,优先挑选出一处位置上佳的所在,这是五大家族被授予的特权,余下二十间店铺,则会被分润租赁给宗内的各大商会,也包括外宗有意向的商会,当然,即便灵石足够,也需要得到力宗的批准方可。

    在斟酌了一番之后,余小曼挑选了距离水路最远的一家店铺,虽然距离码头最远,但此间店铺的占地也最大,且依照她的观察,店铺不会受到水道湿气的影响,这对于药草、丹药和符箓生意,尤为重要,至于法器,虽然不受影响,但一直以来也不是余家生意的长项,尽管有诸多手段可以规避这种不利影响,但无形中则会增加日常的开销,尤其在港口开放初期,二十五家店铺竞争下,利润会被大大压缩,降低成本非常必要,否则,一旦商铺出现较大的亏空,她难以向家族交代。

    在优异的成绩面前,随口之言都是硬道理,但在亏空面前,一切的解释都显徒劳。

    此外,较大的占地面积,也允许她安置更多的家族子弟到此营生,对于凸显自己这一脉的影响力,更有效用。

    商铺的经营其实并非她所喜,但她自感有必要为弟弟余小正铺路,也为了能有一天,曲线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。比如,七叔余成克已经亲自承诺,一旦她做出成绩,在明年年中实现盈利六十枚三阶,便可以动用家族的力量,帮助她探索“海棠散人府”,并具有优先挑选两件战利品的权利。

    探索“海棠散人府”,一直是余小曼所期待的,虽然曾经几近成行,但不知何故被族内长老突然叫停,如今,被再次提及,并且许以更加优渥的条件,这对于余小曼来讲,莫过于是一件万分值得期待的事。

    原本还寄望江枫那个小掌门帮忙呢,余小曼望着已建好地基的店铺,不禁神游天外,想到了之前的种种旧事。听闻,他已经做了许福宁的亲传弟子,攀上了高枝。近来又不顾“渣男”的名头,认了白世铎做岳丈,心性隐忍的程度,远超自己想象。

    心中正不置可否,忽然灵感突有触动,却见不远处的石料堆旁,一个白袍身影若隐若现,躲藏其间,不是余小正,还能是谁?

    小正也太不靠谱了,说好的定亲后,在宗内好生修炼,争取大道更进一步呢?胸中腾起一团怒火,直奔对方掠去,一把抓住了余小正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小正,你怎么又乱跑?谁让你来的巨阙城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。”余小正一脸委屈,“姐,你可要给我做主啊。”他挽起袖子,解开上身衣衫,露出血迹斑斑的累累伤痕,“你看,你快看,未成想那尉迟家的姑娘,竟然有虐待的嗜好,我要退婚!”

    你自己挑的,活该!

    余下曼心中下意识的应和道,谁让你不经细致的调查,只挑什么胸大的,还有脸劝我珍惜眼前的机会。话说回来,我说怎么尉迟家倒贴不少彩礼,原来玄机在这。不过现在想要退婚,却是极难了,余家固然势大,但尉迟家负责宗内的御兽一道,近来也多有建树,卷了对方面子,也着实是件……不过余小曼忽然想起来什么,赶紧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还没大婚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余小正顿时语塞,“我有点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自己解决!”

    余小曼没理他,心道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也是醉了,狠下心撇开他不管,走了七八步却转了回来,心又登时软了下来,不过她也是没有任何思路,“要不你去找江枫吧,他应该能帮你出个主意,渣男名头应该不是浪得虚名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力宗,真武城。

    江枫和英歌一同从后门进了“和气居”药草铺,原本期待廖神苍能单独在的江枫,并未等来这个结果,而是先见到了秋南嘉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江掌门近来风头正盛,佩服佩服。”秋南嘉笑了笑,江枫看得出来,那不是恭维的笑,虽然也谈不上鄙视,但总有些特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虚名而已。”江枫不知道她所言到底是何事,以他所知,可能引发效果的无外乎是参与了朱谦牧一战,或者身怀古宝永恒之塔,抑或是被许福宁收为弟子。

    “江掌门谦虚了,姻亲的关系,在我看来,是最为有效持久的纽带。虽然白家女已经因你而殉情,但翁婿的关系人尽皆知,想来也能有些妙处。”

    原来你说的是这个……江枫脸上尴尬顿现,心道最终流传下来的,乃是白若熙因我而殉情么,这样下来,我岂不是实打实的“渣男”?心中喟叹一声,收敛眉间的愁云,佯装悲伤道:“着实是件心痛的事,秋左使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不,此事才是你我化解之前误解的最佳机会。”

    误解?说起来是强迫吧,你这唾面自干的本事,也是见长,思及此处,不禁多看了对方几眼,几息之后,却看到对方眼中金光流淌,不由得压力陡增,却见身侧的英歌体表灵气迸发,整间会客室旋即变幻了模样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切行将变得真实时,秋南嘉陡然喝道,却见周围景致快速消散,再去看英歌,额头上冷汗涔涔,而秋南嘉眼底的金芒,也快速消散,恢复了原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手下倒也本事奇异。”

    秋南嘉之前只是简单问及了英歌的名号,在她看来,江枫带来的,多半是自己的手下,不过她从未听闻浅山宗有人新晋地级,想来是江枫在外延揽的帮手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我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想来秋南嘉是误会了自己的目光,不过江枫旋即想到,她可能是故意的,用来试探自己手下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的名声和既往让我深表忧虑。”秋南嘉脸上略有疲惫,轻挽紫裙,重新落座,此番更是遮挡了周身妙处,“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继续合作。”
登陆7z小说网(www.pehspp.wang)阅读《十代掌门》最新章节^-^[手机版请访问http://m.pehspp.wang]